云南省个旧市致补区阿狸百货店 - www.jgpfjd.cn

用来缴借款的利息

2020-05-23 16:38

在一份茅侃侃提供的内部邮件中,《证券日报》记者看到,祥源文化方面认为,万家电竞已经不符合祥源文化的发展战略。祥源文化董事封国昌表示,“一方面,由于万家电竞处于亏损状态,不利于上市公司年度利润目标的实现;另一方面,我们也理解万家电竞需要一定资金,确保团队稳定和按计划完成产品开发。我们的意见是尽最大的可能商谈,祥源文化可以以较优惠的条件转让大部分股权(如30%,或更高),但同时要求股权受让方对万家电竞增资。”

据万家电竞ceo茅侃侃称,万家电竞今日的困局,和赵薇的入局及出局有潜在关系,且“为了今年财务报表好看,祥源文化曾经提出将万家电竞30%股权以1元价可转让给我,以保证亏损不计入财报”。

近日,《证券日报》记者接到读者投诉,提及万家电竞拖欠员工工资,第一批60名员工已提出劳动仲裁。为此,本报记者就此事进行多方走访调查。

然而,赵薇高杠杆借壳的算盘,被监管层一再问询。同时,祥源文化的股价一度下挫。

据了解,自2016年11月份以来,万家文化的运营费用均出自茅侃侃团队,“大概出了2000多万元,大部分是个人借款,我的住房、车都抵押了。本来计划引入融资后,公司照常发展,可是在融资方面,祥源文化新任股东并不配合,我的借款一直将公司维持到9月份,后续实在无力支持,目前我兜里只剩下十几万元,用来缴借款的利息。万家电竞账上只有1000多元,交电费都不够,目前公司办公室已经关闭。”茅侃侃表示。

公司关门了,最大的问题是,员工如何安置?赵辉表示,公司已经拖欠了2个月的员工工资,社保都是员工自掏腰包垫付的。茅侃侃证实,目前员工工资欠款约为220万元。

对此,祥源文化曾经与茅侃侃的团队有过一次沟通,双方认同当下主要任务是保证员工工资。

曾因赵薇的入局而名震两市的祥源文化(原名:万家文化),最终随着赵薇的离去而留下了一地的鸡毛。其持股46%的子公司北京万好万家电子竞技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家电竞)正在经历这种明星股东离去后带来的伤痛。

“祥源文化愿意拿出100万元,作为员工工资补偿。”在万家电竞维权群中,有人发布这一消息,顿时群里炸开了锅,有人说“扣除费用、补交社保后,还不及大家半个月工资”,有人说“我都没钱交房租了”,甚至有人想去拉横幅,不过,大部分员工支持申请劳动仲裁。

2017年8月2日,万好万家集团有限公司股东孔德永和刘玉湘与祥源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孔德永和刘玉湘将其持有的万家集团100%的股权转让给祥源控股。鉴于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2017年9月12日浙江万好万家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召开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变更公司名称、证券简称和修改公司章程的议案》,同意将公司名称由“浙江万好万家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浙江祥源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中文证券简称由“万家文化”变更为“祥源文化”,证券代码保持不变。2017年9月19日,公司完成工商变更登记。2017年9月26日,经上海证券交易所核准,公司证券简称变更为“祥源文化”。

10月31日,包括赵辉在内的60位万家电竞的员工,已经到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由于我们人太多,仲裁委员会还专门给我们开了个绿色通道,早上9时开始办理,下午5时30分都没办完。”赵辉表示。

融资计划开启一个月后,祥源文化宣布赵薇将入主上市公司。这让茅侃侃的融资方案更加有底,当时也有不少基金团队联系茅侃侃,事情进行的格外顺利。

茅侃侃认为,当时提出融资,与赵薇团队借壳计划并没有直接关系。“推动融资的主要原因,还是在于减轻上市公司负担。”

茅侃侃告诉记者,融资计划一直进行得十分顺利,当时希望按照1.667亿元的估值融资5000万元,刚好将上市公司的股权稀释到30%之下,这样亏损的万家电竞业绩不需要再并入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中,对于上市公司而言,也是有利的。

11月1日,《证券日报》记者来到北五环外诚盈中心三层,看到万家电竞的办公室大门紧锁,空无一人。

一位曾经和企业发生过劳动争议的李女士对《证券日报》记者介绍,在劳动仲裁过程中,通常会组织员工和企业进行调解,如果第一次调解未成功,会组织第二次调解,两次调解均未成功就会走法律程序。

针对此事,记者联系上市公司进行咨询,但截至发稿,未收到上市公司的回复。

在赵辉看来,祥源文化易主后,是要抛弃亏损的文化公司。“他们(祥源文化)想剥离万家电竞,希望找人接其手中大部分股份,大概是希望今年万家电竞的业绩不并表,财报好看一点。但是他们不管谁来接手,程序也不配合。最重要的是时间太紧张,10月初给我发邮件,要求10月中旬就处理掉股份,这怎么可能?”茅侃侃表示。

“股份制企业中,股东承担出资的责任,如果因企业经营不善引发破产,则按照破产后审计的净资产优先偿还职工债权。”王智斌介绍。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对《证券日报》记者介绍,劳动争议有特殊的解决机制,实行仲裁前置程序,员工首先需要申请劳动仲裁,无论任何一方对仲裁结果不满意的,都可以再至法院提起诉讼。如果企业败诉,除了需要向劳动者承担赔付责任之外,还有可能面临劳动管理部门的行政处罚。“在劳动仲裁中,劳动者方面需要提供初步证据,主要举证责任在资方。”